手机充值卡刷单诈骗产业链被捣毁 2000余人涉案

时间:2017-09-08         浏览次数

从指定的手机充值卡网店以110元的价格购买一张面值100元的手机充值卡,并将卡号、卡密及订单号发送给客服,客服立即通过支付宝返现115元,2017年1月,江苏宿迁的孟飞不到五分钟便获得了首单5元的刷单佣金。

而随着刷单任务的增加,孟飞将卡号、卡密及订单号发送给对方后,对方不再返现。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所购的手机充值卡卡号、卡密早已被层层转售给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商消耗,成为空卡。

经过警方层层排查和深挖,一个手机充值卡在线销售商、诈骗键盘手、手机充值卡在线寄卖商、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商、“1069”短信平台次级承包商相互勾结、共同作案的特大刷单诈骗犯罪网络浮出水面。

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公安部组织指挥江苏、浙江、湖南等14省公安机关共抓获犯罪嫌疑人两千余名,核破全国网络兼职刷单诈骗案件万余起。

“键盘手”冒充的客服人员跟孟飞派发刷单任务。受访者供图

套路:先返小利引诱,再下大单

孟飞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1月14日,他手机收到一条通过“1069”短信平台发送的招聘短信,“淘宝会员您好!新开旗舰商城,为提高销量急需兼职刷单人员一任务一结,无需押金。”

孟飞保留的QQ聊天记录与截图显示,他联系短信所留QQ号之后,自称为客服的人员介绍,客服会发给刷单者任务单,里面包含了要拍下的商品链接和对应的注意事项和说明,刷单者拍下并付款之后,商家会将货款和报酬支付到刷单者的网银或支付宝,

客服人员给出的佣金承诺是,刷500--999元任务报酬佣金为5%/笔,刷1000元以上任务报酬佣金为7%/笔,任务金额越高,佣金比例越高。客户人员举例称,做500元就可以得到25元的佣金,稍微熟练的人每小时做5笔都不是问题,可稳定获得125元/小时左右的收入,一天操作2-3小时兼职,完全可轻松赚300元以上。

在得到孟飞的确定后,客服人员发来兼职工作申请表让其填写,内容包括手机号码、支付宝账号等。不到五分钟,孟飞即通过系统审核,对方称,由于第一次工作,会先给他新手任务,并承诺完成任务3-5分钟后返款本金佣金到账。

随后孟飞收到对方发送的一个任务端口连接,进入链接之后发现不是淘宝的网店,而是一家名为“任信数卡”的网店。孟飞一度怀疑,但想着第一笔就110块钱,“被骗也就这么多了”。

孟飞花了110元在“任信数卡”网店拍下了一张面值100元的手机充值卡。随后邮箱收到订单编号以及网店发来的充值卡卡号和卡密。

他按照客服人员要求将邮箱收到的内容包括订单号在内等截图发给对方,不到五分钟,就收到了对方返还的115元。

孟飞收到的招聘兼职刷单短信。受访者供图

孟飞保留的QQ聊天记录与截图显示,此后,客服人员又一次性派了3单,依次为8件、9件、27件,当孟飞询问为何还不返款时,对方称要一整个任务完成后统一返款,并称孟飞有任务未完成。最终孟飞购买了4840元手机充值卡,都未收到返现。此时,他才感觉到被骗了,于是向警方报案。

诈骗所得充值卡被通过正常渠道消耗

警方对该案信息流、资金流等进行溯源追踪,发现了一个特大刷单诈骗网络,诈骗网络中手机充值卡在线销售商、诈骗键盘手、手机充值卡在线寄卖商、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商、“1069”短信平台次级承包商相互勾结、共同作案,案件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涉案金额高达数千万元,公安部将此案列为 “3 13”的网络兼职刷单诈骗专案予以督办。

在任信数卡商城,面值100元的充值卡被挂着110元的价格出售。该案侦查人员,江苏宿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夏学建告诉澎湃新闻,在手机充值渠道及价格非常透明的今天,其以110元的高价出售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明显违背社会常识。经侦查发现,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实施刷单诈骗的“诈骗键盘手”,该网站还提供了查询通道,可凭订单号和用户名查询所购得的充值卡卡号与卡密,这就为诈骗键盘手获取充值卡卡号、卡密留了一通道。

夏学建介绍,这类网店,依法注册成立,以公司名义对外,接受订单、收款、发货均由电脑系统自动完成,通过点卡商城导航网站完成推广,并且主动声明:“所有兼职刷单均是诈骗,谨防上当”。

“诈骗键盘手”就是客服人员,也是诈骗的主要实施者。键盘手之一、福建安溪籍的詹伟供述,他们通过“1069”短信平台次级承包商发送招聘短信,先给前来应聘者派一单,在获取信任之后,派大一点的单子。

詹伟称自己是2016年年底没事儿做的时候,被同乡拉入伙的。他的工作就是谎称自己是客服人员,引导兼职刷单的受害人一步一步拍下充值卡。

诈骗键盘手在获得刷单者发回的订单号后,通过任信数卡上的查询入口,获得刷单者已购得的卡号与卡密。而这些已购得的卡号和卡密被键盘手们转手卖给了在线寄卖商,其中包括厦门极富网络公司等。

据极富网络公司法人代表王佳供述,2016年下半年获悉很多同乡在做网上兼职刷单诈骗,骗取的手机充值卡卡密急于出手变现,因而注册极富网络公司分别以96元、97元、97.5元的低价专门回收诈骗所得的100元面值的电信、联通、移动手机充值卡,然后出售给江苏欧飞公司。

这个过程操作起来并不复杂:注册一个公司、建立一个网站,通过网站推广等让键盘手们看到,然后完成与诈骗键盘手和欧飞公司的端口对接即可。

寄卖者注册账号,通过端口上传寄卖的充值卡卡号与卡密,然后根据自己建立的返款账户自行提现等。王佳供述,仅极富平台上注册的售卖账号有千余个,而这些充值卡最终被欧飞公司通过正常充值渠道消耗掉。

话费充值服务商的灰色生意

侦查人员对欧飞公司的调查表明,欧飞公司与微信、支付宝等电商合作提供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即用户通过支付宝、微信充值,充值请求由支付宝、微信发送给欧飞公司,由欧飞公司向三大运营商完成充值服务。

欧飞公司从事手机充值卡业务的共两个部门,一是“卡事业回收部”,共4名员工,主管为曹昊,负责从极富等公司回收手机充值卡数字卡密,黄金城娱乐;二是“卡事业采购部”,负责从三大运营商及其代理商处购买手机充值卡数字卡密存入公司电子卡库。显然,手机充值卡的价格回收要低于从三大运营商及其代理商处直接购买的。

据欧飞公司卡事业回收部主管曹昊称,当初通过网络联系审核了对方的工商信息等,就与极富公司建立了合作,没能审核其充值卡的来源是否合法。随着合作的深入,他发现极富公司每天的交易量能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开始觉得有点问题,并且极富网络公司对充值卡消耗的速度要求非常快。

曹昊称欧飞公司在收到充值请求进行消耗时,一般会先消耗回收来的充值卡。其原因有极富公司的催促,还有就是从三大运营商和其代理商采购回来的充值卡绝对安全稳定,而回收的卡带有一定风险也为了避免纠纷。

曹昊称,每天极富不停持续地向欧飞公司出售手机充值卡,一批也就几十张,这几十张两分钟之内就能全部被消耗成为空卡。

夏学建说,诈骗团伙之所以选择手机充值卡作为目标,是因为网售手机充值卡的虚拟性,发送卡号、卡密即可完成交易。另外,手机充值卡应用广泛,便于转售交易变现。

宿迁市公安局副局长陈红淦告诉澎湃新闻,此链条中第三方的充值服务商、在线寄卖商等,赚取灰色利益,客观上帮助了诈骗人员。

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3 13”专案已累计抓获犯罪嫌疑人2075名,打掉45家涉案的短信推广公司,8个销售回收电话卡、游戏点卡的涉案公司,核破全国网络兼职刷单诈骗案件万余起,涉案价值3000万余元,彻底捣毁了这个电信网络诈骗集团。

(文中孟飞、詹伟、王佳、曹昊为化名)